鲁网 > 莱芜频道 > 独家新闻 > 正文

农民工让座遭拒,不是简单的道德问题

2012-01-05 09:17 来源:工人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
  近日,一则来自河北石家庄的新闻引发了社会各方的热议,一位农民工小伙给一对母子让座时,那名女子竟嫌弃小伙坐过的座位太脏,还冲着孩子发火不让孩子坐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农民工因为知道自己衣服脏而不坐座位是很普遍的,还有很多农民工因为担心其他乘客嫌脏而骑车上下班。(1月4日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)

  农民工很善良,让座给母子,这让我们许多人都觉得惭愧;农民工很心酸,连让座都会遭遇不领情,被认为太脏。幸亏公交车不嫌弃农民工,要不然,农民工连公交车都无法乘坐。其实,农民工也知道自己衣服有点脏,他们要么躲得远远的,要么干脆骑车上下班。

  面对农民工让座之举,这对母子该不该接受,本不是问题。有些人喜欢干净,坐与不坐都是自己的权利,但是农民工兄弟主动让座,毕竟出于热情与礼貌,不坐便罢,口出嫌弃之词实属不该,伤及农民工兄弟的自尊心不说,还将自己的看法与情绪强加给下一代。

  其实,现在穿着脏衣服上公交车的农民工毕竟是极少数,而且也是无奈之举。一些农民工兄弟之所以没有换衣服,要么是没有时间来不及,要么是没有衣服没有条件可以换。从保障权益的角度看,农民工在上班期间应该是穿工作服的,在下班之后,换上自己的干净衣服,就不会给人一种灰头垢脸的感觉。现在的许多建筑工地,农民工干了一天的活,却没有地方洗澡和换衣。这才是问题所在。提供洗澡、换衣场所,提供工作服,该是最基本的权益保障,可很多地方却完全没有做到,虽然相关的规定应有尽有,但基本上是属于“纸上权益”,与真正落地距离相差太远了。

  农民工让座遭拒,不该简单地将其看作是一个道德问题,无论指责农民工不讲卫生,还是批评市民不懂礼貌,都恰恰是弄偏了靶子,而且不得要领。农民工让座难,恰恰是权益保障难的显现。如果真正做到保障农民工权益,还有多少农民工会以“脏兮兮”的样子出现在公交车上?对于这种现象,有关部门应该好好想一想了。


初审编辑:亓广
分享到: